意大利所有公共建筑将降半旗为新冠肺炎逝者默哀


此前格奥尔基耶娃撰文指出,自危机以来,投资者已经自新兴市场撤资830亿美元,这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资本外流。需要尤其关注低收入国家的债务困境,已有近80个国家向IMF请求紧急资金援助。

第5例境外输入病例信息:

患者系第4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的丈夫。2020年3月15日患者与妻子、外孙3人从美国乘坐MU588航班于16日19:15到达上海浦东机场中转,入境时体温检测正常,17日08:00从上海乘坐HO1121航班于11:45抵达昆明长水机场,经机场工作人员排查体温正常,即被送至昆明市隔离点集中隔离,18日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阴性。旅途期间患者一行3人全程佩戴医用外科口罩。

格奥尔基耶娃表示,这些国家是IMF关注的重点。IMF正在与世界银行及其他国际金融机构密切合作,已准备好调动1万亿美元的贷款来帮助成员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危机。

这种无人监管的状态,就难免给一些缺乏道义的酒店随意收取高昂隔离费的空间,而最终“受伤”的则是被隔离的民众。

此外,集中隔离期间需要监督的问题,不只是费用,更要保证被隔离人员的生活所需。像这两则视频中曝光的饭菜太贵吃不饱、馒头发霉、床单不换等问题,损害的是被隔离人员的基本权益,抹黑的是当地政府的隔离政策。

无论如何,曝光就是线索,涉及哪个城市、哪个部门都应该迅速行动,对涉事酒店的违规行为进行严肃处理,保障集中隔离人员的合法权益。在当下的疫情防控形势下,“自费隔离政策”虽然无可厚非,但这并不意味着酒店就能任性定价。

为此,格奥尔基耶娃请求G20提供以下支持:

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总裁格奥尔基耶娃 资料图

这两条新闻连起来看,难免给人以“部分隔离酒店收费太贵,食宿条件却堪忧”的观感。